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在日本写汉诗:朝鲜通信使申维瀚的文学苦恼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2020-06-06 05:35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在三四百年前日本的文化界,朝鲜国一直因为汉文素养较高,享有极大的声誉。在朝鲜赴日通信使申维瀚的心里,没有朝鲜人传播文化(带书来日本),日本根本没有文字。申先生的观点当然是极大的误解,日本早有文字,有意思之处应该是他为何如此作想。这得考虑到朝鲜的读书人长期倾力学习汉文化,堪称当时中国以外最熟悉汉文化的国家。

本文节选自《从汉城到燕京:朝鲜使者眼中的东亚世界 : 1592?1780》(吴政纬著,世纪文景?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5月出版),这本书描绘了18世纪朝鲜人眼中的“世界”。澎湃新闻经出版社授权发表。

朝鲜所绘中国地图(现藏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 ,图长44.8cm,宽63cm)。中国地图一直是朝鲜舆地图不可或缺的角色,里头夹杂着朝鲜对中国的各种想象。

日本最早提及“书籍”的记载见于《古事记》。这个故事是这样说的:应神天皇(270?310)命百济国(公元前18?公元660)进贡书籍,于是百济派遣了一位和迩吉师(亦有一说称王仁)前往日本,他带了两种书,一是《论语》,一是《千字文》。

我们自然不会真的认为在此之前日本没有书籍,或是和迩吉师千里迢迢跑来,居然只带了《论语》跟《千字文》两种书。我想这个故事更有意思之处,应该是清楚地揭示了一条书籍旅行的路线。例如诞生于中国的《论语》辗转跑到朝鲜半岛,又经由百济国人之手,漂洋过海,落脚日本;绵延千里的书籍旅行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已经达成了。

每个人都能从里头找到自己喜欢的元素。尤其对那些踏上日本国土的朝鲜人而言,他们宛如和迩吉师一样,是造访东洋的贤人,为日本带去更好的文化。日本江户时代(1603?1867),朝鲜人除了有去北京逛逛的“燕行使”,也有前往日本的使节团,可以简单统称为“通信使”。虽然朝鲜和日本两国因为“壬辰之战”的关系,冲突不断,但战争终究结束了。尚且不谈如何收拾善后,适当地恢复外交关系,实是当务之急。于是两国首先就战争期间归返“俘虏”一事展开谈判,也因为如此,出现了江户时代的第一批通信使。